牧养神的教会  发布者:倪柝声

二 生命、心思与灵火(上)

 身体的情形与彰显基督的生命

  问:我的身体常感软弱,以致属灵生活受拦阻,应该如何补救?如何认识基督复活的能力?

  答:你的问题还不在这里。你要知道,基督徒彰显基督的生命,是不受时间、环境和条件的限制的。健康的人能在他的健康上彰显基督的生命,不好不坏的人也能在他的情形中彰显基督的生命;就是病倒在床上顶厉害的人,也能在他那样为难的环境中活出基督的生命。真正属灵的生活是不受任何情形影响的。一个人如果想等到一切都理想,以为那时才能好好过属灵的生活,那是错的。没有盼望就不该奢望。所以你不必盼望等身体更好时,才能活出基督的生命。就如一个工作很忙的母亲,有十个儿女,她不必等判儿女都长大时,才能好好过属灵生活。在店里忙碌的人,也不必等到作主人时,才能好好事奉神。单身的人,不必盼望有妻子后才能专心事奉神;在家庭里有了妻子的人,也不必推辞说单身时才能作好基督徒。有的人身体好,但仍然不彰显基督的生命,可见彰显生命不必指定环境。身体或刚强,或软弱,或中等,就可在这些情形里彰显基督的生命。有的人以为要等环境好一点,才能好好过属灵生活,那是不对的。就好像有的人说,他要等环境好一点,罪少犯一点,道德好一点,才要来信耶稣;我们就劝他,不必了,就在你的情形中来信耶稣。以诺与神同行三百年,还能生儿养女(创五22)。主耶稣也告诉我们,被提的人不是在读经、祷告的时候,乃是在种田、推磨的时候(太廿四40-41)。这都给我们看见,彰显基督的生命,不需要有新的环境或条件。所以不要有错误的盼望,以为环境理想了,才能过属灵的生活。

  今天主的安排所许可我们身体的情形,不论好与不好,都是要我们在那种情形下彰显他的生命,好显明他的生命的确是胜过一切的情形。所谓圣灵的管制就是在这种情形中。主乃是要我们能在原有的情形中,尽所能的彰显基督的生命。你身体软弱不能多活动,不必因此受良心的控告;但外面的活动或可减,你里面与主的交通、与主的接触是不可少的。你与神的接触一点都不可减少。如果你真的软弱到不能去聚会,就不必勉强去,只是自己里头要知道如何。总是一个人自己所作的,必须自己里面定准。保罗在以弗所书二章六节说,神叫我们与基督一同复活,并且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这句话乃是指明,我们信徒所得的是超越的生命。如果神给你有恩典,使你的身体更好、更健康,那当然是最好。如果神不给健康的身体,就是让你这样,你仍要服下来,因为这乃是圣灵的管制,要叫你学习彰显你所得的基督超越的生命。

  希伯来书六章说,神的儿女可以预尝来世的权能,的确我们今天可以多享受神的神医。但我们也要信神能不医,如保罗身上的刺,主耶稣没有答应要医治,乃是答应给他够用的恩典(林后十二7-9)。这个够用的恩典就是基督复活的能力。有刺才有够用的恩典。

  一般而言,初信的人祷告,病容易好,倒不是因为他信心大,乃是因为主要他多认识他是主。但老基督徒未必容易得着神医,反而常是很难。这也不是因为他信心小,而是主对他的要求高。就像带人得救,初信的人容易向人作见证,带人归主;老基督徒反而难,必须像门徒们十天之久恒切祷告,才能领人归主(徒一14)。

  医病也有一种情形,是看当时的空气。通常复兴的时候,常会有一些外面的神迹而显出神的同在,那时最容易有病得医治的情形。譬如五旬节后,彼得、约翰医好在圣殿美门口的瘸腿病人(徒三1-8)。不仅如此,甚至连他们的影子也能医治人(五15-16)。但是神的救恩,不是只医人的身体,主要的乃是要救人的灵魂,使他能丰富充足的进入神的国(彼后一11)。所以保罗的手巾、围裙能医治人(徒十九11-12),但提摩太患有胃病,他并没有差人拿手巾或围裙去覆盖提摩太的胃,反而劝他要用一般的方法(提前五23)。


   关于思想

  问:教有一点话,但你不必限训范围,请你交通畤范围能尽量大些。第一,在我个人的生活里,觉得很矛盾,说莪思想多,但我不会多思想;说莪不会想,我又想很多。现在我操练读经就一直读下去,不去想。第二,在工作上,我好像火没有那样被点着。

  答:一个人接受和不接受神的拆毁,乃是大有分别的。人的力量都是有限的,一个人不能无限量的思想。你的思想到了绝路时,自然会觉得并壁,找不着出路。这是因为你不知不觉的把你思想的力量用尽了。人如果多花了工夫在某件事上,自然就没有多余的力量再想到其他的事。所以我们才一直强调说,外面的人没有被拆毁,是所有人的难处。

  思想的难处,许多时候不是在思想里面,乃是在心里面,因为心支配了人的思想。箴言四章二十三节说,「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所以,心可以说就是我们人的自己。人自己的思想,是受自己心的支配。一个人思想有病,其实是他的心有病;心下好,是思想有病的原因。所以你光对付思想是对付不来的,那只是治标;你必须要治本才能见效。只要你的心在神面前一对了,你的思想自然也就对了。

  我们基督徒在重主的时候,神就赐给我们新心和新灵。有了新心,就叫我们在地上能有新的生活和趋向,能好好事奉神。但难处是我们的心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又偏于邪,就失去了向着主的清洁。在神面前,心支配了思想,心偏了,思想也就出事了。

属灵的火

  关于第二点火的问题,我要这样说:火乃是供应的问题,个人方面在于有没有奉献,团体方面乃在于交通或职事的供应。个人的奉献如果没有问题了,神有的时候要带你到一个地步,没有他的供应是不行的。团体方面是有没有交通的问题,没有交通就没有火;你在交通里了,你就摸着火。这不是恩赐的问题,乃是职事的问题;有职事就有火。职事是团体的,说起来比个人的问题多,留在后头再说。在个人方面,除了奉献之外便没有问题;奉献出问题,灵就出问题。必须有彻底的奉献,否则没有火。

  这火是主来摔在地上的,这火也就是福音,能叫你事奉,叫你受逼迫,叫你舍。火在个人方面完全看奉献,奉献在祭坛上有多少,火烧就有多大。若奉献不够,火就不着,所以我们的奉献不能有所保留。

  奉献又是从光照来的。我们乃是在我们所得着的光里,把自己奉献给神的。奉献只能照着我们所领会到的来奉献,只能照着我们属灵的眼睛所能看见的来奉献。我们所看见的光,是从我们与神的交通里摸着的。藉着与神不断的交通,神就光照我们,启示我们。我们在神的光照下,看见神对我们的要求是如何,就愿意把自己奉献给神。然后神就降下火来,悦纳我们的奉献。所以火是藉奉献从神传递得来,并非自己点着的。这就是祭坛上的火,祭物摆上了,火就降下来。奉献不只是一次就够了,乃是继续的。我们在起头的时候,还不知道奉献的是什么;逐渐的我们所得的光照加多,奉献就越来越多,越来越彻底。奉献越厉害,祭坛的火越大。奉献是跟着光照,我们所得的光照有多少,就该奉献多少。我们的奉献要赶得上神所给的光照。

  个人方面,什么都摆在祭坛上,火就来。光与火之间就是奉献。光照后有奉献,马上就变为火。奉献越厉害,火就越容易起头。火着起来,要烧别人就很快。例如隔壁有火烧起,要传过来则很容易,连木头也会变成火。如果火一起头就用扇子搧掉,那么永远都不会生火。若摩擦越厉害,则越会起火。所以,我们彼此要火热的摩擦,越火热越有火;若是冷冰冰的,那是搧掉火,不是起火。

  火绝不应该追求;只要奉献多,摩擦厉害,自然火就起头。否则属灵的路太容易时,往往就把福音的火灭掉了。当我们属灵道路走得多时,不该自以为老练,以为奉献够了,而熄灭了祭坛的火。在旧约,神定规祭坛上的火昼夜都不可熄(利六12-13)。基督徒的一生,从初信到离世与主同在,没有一时是可以熄火的。

  马可福音八章三十五节主说,「凡为我和福音丧掉生命的。」不仅为主的缘故,也为着福音的缘故。保罗是一个为着福音的使徒,他说,「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林前九23)他个人属灵生活越进步,生命越深,他福音的火越不灭掉。保罗说,他是因着福音而被主特派为使徒(罗一1)。这福音的内容不只是带人得救不下地狱,更是神福音的每一方面,包括得救、成圣、称义、教会等。这福音包括很广大。保罗也说,他是罪人中的罪魁,蒙召要作我们信徒的榜样(提前一16);他又说他是众圣徒中最小的,却蒙恩典,把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当作福音传给外邦人(弗三8)。由此可知,主召我们还是为着福音的缘故。

  我要大声的说,我们需要把福音的灵带进来,弟兄姊妹才能继续下去,不然传福音好像是小孩玩玩具似的。在福州,福音的火现在已经起首点着。教会不仅要传福音,也要摸着传福音的灵。怎样摸着传福音的灵呢?恐怕就是我们大家要重新奉献过。

  《见与闻》的作者麦雅各(Mac Kendrick),原来是矿工,连小学都没有读过,但他是一个把自己完全奉献给神的人,所以他里头有福音的火。他心里就是充满了救人灵魂的热火。有一次他在台上一句话也讲不出来,但他看见人不得救,就在那里哭,眼泪像潮水那样涌出来。最后他就是喊着讲了两三句话。那时神的灵充满了会场,人都感觉到自己的罪和失丧的情形。所以不要怕喊,你读四福音看见施浸者约翰在旷野喊,主耶稣也喊;在使徒行传里使徒们有多少次大喊。麦雅各弟兄虽然缺少教育、恩赐,但他是有福音的灵的人,一生不知救了多少人。

  少年人要学慕迪(Moody)、芬尼(Finney)或司布真(Spurgeon),大辄学不来,但学麦雅各可以学得来。年轻的弟兄不一定都有传福音的恩赐,但不能没有传福音的灵。在教会历史中,传福音的恩赐是神隔好久才兴起几个人来,但是传福音的灵却是每一个爱主的人所能有、所当有的。

  我们一面要传福音,一面奉献要增加。奉献不能停;一停,福音的灵也就不行了。福音要恢复,奉献就得恢复,两方面要一样彻底。我们的愚昧在于只觉得福音的能力赶不上当初教会的能力,而忘记当初门徒们的奉献和我们不一样。盼望神福音的火在我们身上能一直烧,先点着你我,好叫教会不是世人得救的拦阻,乃是主走到世人中间去的路。

  

  问:我有三点要问。第一,我觉得自己属灵的情形赶不上自己所知道的、所讲的、所听的。第二,在工作方面,我觉得要有属灵的分量、属灵的价值,好像很难。从前是有工作、有讲台就满意,譬如香港在新楼一聚会,就觉得很满意;但现在越过越觉得人不够应付。虽然说香港在新楼一聚会,就觉得很满意;但现在越过越觉得人不够应付。虽然说香港不是普通人所能应付的。当然我不应活在自己的想法里。第三,叫我领头华南的工作,实在觉得自己没有此才干,最好能有刚强的弟兄来这里作工带领。

  各人要按从神所领受的作工

  答:先说关于此地工作的问题。我要这样说,工作与才干固然有关系,但不是绝对的。因为工作是神的,神作工有他的原则。神作工的原则是,一个地方有多少人,就用这么多的人。因为神用人来作工,只能用所在的人,神不能用所没有在的人。你不能有错误的想法,盼望不该盼望的人来。如果在一个地方教会,只有瞎子、跛子、耳聋的人,只要他们能起来也就够了。每一个得救的人,主都给他恩赐,就是瞎子、跛子、耳聋的人,至少也都有一千。问题在于要能叫他们的一千都拿出来。也许教会中小部分的人有五千,但毕竟一百年才有几个。而五个一千的加在一起,就与一个五千的毫无分别。我今天要叫每一个一千的都拿出来。你们要把你们的那一分都拿出来。

  你们的人比西北人还多,但西北地方比你们范围大得太多了,他们作工比你们艰难多了。所以你不要盼望有大恩赐的同工来,你们有多少人就作多少事。基本上,你们真正的需要不是有才干、刚强、大恩赐的同工,乃是需要能够起始每件事的带领弟兄。你们每个人都应当殷勤,不可懒惰;其次要同心合意,分工合作。我给你们几点建议:第一,你们同工的祷告不可忽略;第二,同工在一起的读经也不可少;第三,工作上应有合适的安排;第四,必须严紧作工,一点不可放松;你们若放松,所有的人都要跟着松。人要放松,工作要紧,那么才会有路,我们事奉的人才足够用。教会的事奉是团体的事奉,断没有一个工作的弟兄能栽培整个教会的。

  我们不盼望像其他基督教会所作的,打发工人去一处作工。但有的同工从主领受负担,会到一个范围去转一转。只是以往工人过境,大部分心都不够宽博,这是不对的。本来你一天人在那里,你的心和身都算在那里。但往往有些同工的心不大在那里。这也是我们的一个缺失。这一点我们要加强。但无论如何,使徒行传是从第一章起头的,不是从第十三章。耶路撒冷才是我们正当工作的路线,我们要有工作的中心。总要当地自己兴起人来。

  要能栽培人

  你们要叫每个一千的都拿出来,不埋在地里,就必须有裁培训练,在属灵的事上有教育。要有祷告、读经的聚会,以成全人。栽培人不要挑选那些有地位、有钱、有世界经验、在世界上强的人,只要挑选有属灵的窍,有属灵的悟性,在属灵上有前进的人。然后要看他是不是一个奉献的人。上海有一位弟兄没有什么才干,但他有属灵的窍,并且悟性是完全的人,他比许多所谓有经验的人强多了。所以你看一个人,是看他是否心已经奉献,是否有属灵的窍,有完全的心没有:(有的人有意思奉献,却一窍不通,圣灵要他奉献这个,他却奉献那个,那也得费很大工夫。)有以上几个条件的人,你们要在其中特别挑选几面,就在他们身上特别花工夫,有时合着作,有时分别带,使他们都能作你所作的,甚至作得比你更好。刚开始他们作不好没关系,多作几次必定有好结果。堕落人的思想总以为自己才能作。我们却要栽培人作,帮助人作。你我培几个人出来,让他们再去帮助别人。四福音的原则很清楚的告诉我们,主没有把他所有的都给众人,他只给十二门徒;然后十二门徒再给一百二十人,一百二十人就给三千人。约翰一书一章三节说,你们门徒是和我们使徒有交通,而我们乃是与父并子有交通。这就是原则。你们要学主耶稣和使徒的榜样。

  你开农学会不能请总统作主席,开医师研讨会不能请港督主持;他们就算来了,也只能坐在末位。我们今天不能参加世界什么会,若参加也只配旁听。但是属灵的事,你们的学习比其他弟兄姊妹多,他们的才干再大,经验再强,也得坐在下面听你。保罗嘱咐提摩太在以弗所带领,特别说不可叫人小看他年轻,因为知道他是跟谁学的(提前四12;提后三14)。你们千万不要用属世的标准来衡量人。

  总之,你们要找心是完全的人,有属灵悟性的人。不要在乎年岁问题,乃要在乎他是否有奉献的心,有属灵的窍没有。一个人若没有属灵的窍,就没有什么用。你们或者是轮流栽培几个人,或者是个人要几个人来在你面前受教。保罗不只栽培教会,他也是特别带出几个人。他写信给哥林多教会,也写信给提摩太、提多个人。他不只在教会中往来教导神国的事,他也把提多、提摩太、腓利门、阿尼西母挑出来,个别的成全他们。

  你们可以召乡下弟兄姊妹到广州、香港受初信造就训练,学初信五十二题。可分两个梯次,二个礼拜一梯次。把他们加以训练后,再送回乡下作工。

  作神的工作,原则就是:第一,你自己要作工。第二,你也必须叫别人能作工。只要缺一个,你们就不行,购不上神的标准。你不能说,我劳碌就够了;不是这样。保罗不仅自己作,也推着别人一同作。在哥林多书里,你能看见他推多少人在作。你要安排工作叫别的弟兄姊妹帮忙,不是你自己一辈子一直忙,那样作是没有用的。过了一百年,我们都要过去,若没有人受成全来接续作我们所作的,这对神是何等的亏损呢!无论如何都要叫他们能作。你们要学习带他们作,学习应付他们,得着他们。方法就是和他们一同作,一同去探访,一同去传福音。我们承认我们都是不会作,都要战兢,都要惧怕,在神面前要小心。

  栽培成全人不能随便。不要以为什么我都懂,可以照本宣科的带。先知学校没有成全过一个先知,反而先知都是神自己兴起的。我们只能说,我不晓得怎么作,只愿学习,盼望能带人到神面前,给神有路在他身上作工。我们要惧怕,要恐惧战兢,不是随便就叫人去作,乃是自己带头领人去作。以为别人都不能作,只有你自己一个人能作,那是太大胆了。主给我们的人,一定足够我们用的,也一定个个都能用。我们不要大胆、随便、放松;但也不要因为怕错,而不敢决定。

  至于领头的问题已经说过了,实在不是看才干,乃在于:第一,自己多有祷告、读经。第二,要栽培人,把人带出来。第三,能叫每一个人都有用处。前面的路在你们身上,如果你们在主面前忠心,主就能在你们身上走出去,后面的弟兄姊妹也能走上去。

  要叫所有一千的都能事奉

  你能否带领所有的弟兄姊妹个个都能事奉?加果能,就没有难处,人再多也都能应付。谁能经得起教会全体的事奉呢?五个赶一百,一百就可以赶一万(利廿六8)。若是我们能带个个一千的都拿出来,再多人也能应付。

  硬的人都是外面软,里面硬的。所以成全人不是那么容易。人外面来,里面的也带进来;有恩赐也同时有刚硬,你不可能只教人外面的来,而不摸里面的。这会叫别人很难为。你可能要花许多工夫、许多力气、许多祷告,才能成全一个人。

  摸着的时间要多少?如果五年之中能摸得着也可算快,有的人还要十年、八年。时间是一个大问题,你们不要以为听了、懂了就是,要求主怜悯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