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子吟  发布者:里程

五、《圣经》的预言

《圣经》的无与伦比之处,还在于其预言的多样性、准确性和独特性。有人统计过,《圣经》每四节经文中就有一句是预言性质的,此外还有一千多个独立的预言。《圣经》中神借众先知预言个人、民族、城市乃至列国几百年、千年后的事,在历史中应验不爽。通过这些预言,彰显神的无所不能、无所不知,让人们知道他才是《圣经》的真正作者。几年前,我仍认为《圣经》只不过是象天方夜谭之类的神话故事,无须花时间研读。后来有一位基督徒姊妹借给我一本《福音漫谈》的小册子,其中主要谈及《圣经》中的预言及其应验,使我受到强烈震撼。我第一次感到《圣经》与我想象的不一样,值得认真研究。陈宏博牧师在《圣经预言图解》的序言中说:“在多年的事奉中,无论是做牧师、教授或预言大会的讲员,我亲眼看见成千上万的人因着预言而来到主前。”我也正是从了解《圣经》的预言开始,一反过去的轻慢之心,转而努力寻求《圣经》真理,逐渐认识到其客观真确和无比神圣而最后皈依耶稣基督的。

《圣经》中的许多著名预言,如推罗、西顿两城的遭遇、以色列人的历史、耶稣的降生、受死及复活等,在各种福音书籍或文章中都有极详尽的论述。所以我不打算再占用大的篇幅描述这些预言的细枝末节,而主要谈谈我对这些预言的一些感受。

地处地中海东岸的古城推罗曾是世界著名的航海、商业中心。由于其居住的腓尼基人罪恶极大,神通过先知以西结预言说:推罗城将受到多国的攻击,财物被掠,城垣、房屋被毁,其石头、木头、尘土都将被抛在水中,使之成为净光的磐石,作渔夫晒网的地方(详见〈以西结书〉第二十六章)。同时,明确说明此城将不会被重建:“我必叫你全人惊恐,不再存留于世;人虽寻找你,却永寻不见。这是主耶和华说的。”(以西结二十六21)预言发出不久,推罗即遭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围攻,13年后破城。其后,希腊亚力山大大帝进兵已迁至海岛的推罗,把老城的木、土、石抛在海里,筑成一道通向海岛的长堤,配合战船,将推罗攻破。经风雨洗涮,老城磐石裸露,终成为渔人晒网的地方!后来推罗城虽有过重建,但很快又遭覆灭。公元1291年被回教军首次征服,摧毁后,推罗城从此永远消失了。从尼布甲尼撒攻城(公元前587年)算起,历经一千多年的沧桑,《圣经》中对推罗城的预言完全应验了。

这是一个极不平常的预言。首先,预言一个城市不得重建是十分冒险的,因为很多城市被毁后都重建了。然而,推罗却确实没有。其次,古推罗城中有一个叫瑞斯兰(Reselain)的大泉水,当初全城的淡水全靠它供应。现在,推罗城不复存在了,但此泉如今仍源源涌出泉水,直流到海里(行人估算每天大约一千万加仑!)。这些淡水足够免费供应一个现代化大城市的需要,是建筑城市最理想的地方。因此推罗城被重建的可能性相当大。如果推罗城被重建,预言就落空,“先知托耶和华的名说话,所说的若不成就,也无效验,这就是耶和华所未曾吩咐过的,那是先知擅自说的,”(申十八22)《圣经》就不是神所默示的了。然而,今天的古推罗城仍是一块供渔夫晒网的净光磐石。第三,在预言推罗的同时,先知以西结还预言了地中海东岸另一座古城西顿的命运,“使血流在他街上,被杀的人必在其中仆倒。四周有刀剑临到他,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以西结书二十八23)后来西顿果然屡遭刀剑、血腥。但神没有预言西顿要被消灭,故西顿劫后被重建,1975年有四万多人口。以西结对这两个城市的预言泾渭分明。一般人也许不会想到,这两座古城仅相距几十哩!其预言的精确和准确,无与伦比,令人敬畏。

《圣经》关于以色列的预言也是非常奇特的。犹太人是神的选民,要借着他们把神的道彰显出去。犹太人在抄写、保存、传扬《圣经》方面确实是立了大功的。神指派先知摩西将犹太人从为奴的埃及地领出来,迁往神应许的迦南美地。一路上神行了很多神迹帮助他们(如赐云柱、火柱,分红海、约旦河等)。然而犹太人虽清楚地知道耶和华是他们的神,却不能专一地事奉他。稍遇困难,他们就怨声不迭,转而去拜别的假神,使耶和华常常震怒。

到晚年时已预感到犹太人可能遭遇的悲剧,摩西曾痛心疾首地劝勉他们。但犹太人没有听从摩西的规劝,果然受到神的严厉惩罚。神通过先知耶利米说:“我必使他们交出来,在天下万国中抛来抛去,遭遇灾祸。在我赶逐他们到的各处,成为凌辱、笑谈、讥讽、咒诅”;“我在怒气忿怒和大恼恨中,将以色列人赶到各国,日后我必从那里将他们召聚出来,领他们回到此地,使他们安然居住。”(耶二十四9;三十二37)历史准确无误地印证了这些预言。公元70年罗马军队攻陷耶路撒冷。公元135年罗马大帝哈德里安(Hadrian)将犹大地全部充公,并卖给外邦人,从此犹太人流离失所,被驱赶到世界各地,在万国中抛来抛去。他们没有国土、没有政府、没有军队,饱受杀戮、惨害。

然而,耶利米预言说将来犹太人还会回到自己的土地上,很多人都以为不可能。犹太人离开本土后,该地相继为波斯人、阿拉伯人所占据一千多年之久,早已被视为他们的故乡。回教兴起后,犹太地区成为其势力范围。回教徒在耶路撒冷犹太圣殿原址建了两座清真寺,把耶城当作回教的圣地之一。回教徒与犹太人水火不容。另外,直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犹太地区仍是一片荒芜,不宜居住。同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东欧各国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和以美、英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的对垒之势更加尖锐。在联合国安理会中,苏、美总是对着干的。如果美、英支持以色列复国,苏联必加反对。任何一方投反对票,决议就无法通过。无论从哪方面看,犹太人回归自己本土的希望都是极为渺茫的。然而,事实是,犹太人不仅回归了,而且于是1948年5月14日建立了以色列国,并顺利地加入联合国,成为其第59个成员国!至此,耶利米在两千多年前传达的神的预言,完全成为现实。

不仅以色列的复国震惊了全世界,而且以色列复国后能站住脚和不断发展,也为谜一般令人百思不解。北非和中东的阿拉伯人不容以色列国存在。以色列宣布复国的第二天,就遭到阿拉伯各国的联合进攻,以期将以色列国扼杀在襁褓之中。当时二十几个阿拉伯国家有一亿五千万人口之众,装备精良;而以色列却只有六十五万人,武器简陋。这本是一场一边倒的战争。战争一爆发,阿联就宣布:“这将是一场大屠杀和歼灭战!”然而战争结束时,以色列不仅未被歼灭,反而扩大了疆土。此后,又发生了三次大规模阿以战争。每一次,以色列都面临灭顶之灾。可战事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奇迹般地出现转机,使几遭全军覆没的以色列绝路逢生,转败为胜。

最近,以色列先后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和约旦王国签订了和约,进一步巩固了自己的地位。除军事和政治上的胜利外,以色列的农业、工业和科学技术在短短几十年内也取得了令世瞩目的杰出成就,被称“最小的超级大国”。尽管局外人对这一切感到不可思议,但以色列人很清楚,这一切是神的作为,因为神应许他们“回到此地”,并“安然居住”。

经常有人问,神当初为什么要拣选如此弱小的以色列民族作他的选民?如果神拣选象中华民族这样的大族,传福音岂不更有利?神拣选谁作他的选民,完全是神的主权,而并不是以色列民族比别的民族更优秀。神拣选以色列人的原因,我们并不明白,只可揣摸—、二。犹太地区位于欧、亚、非三大洲的连结部位,十分有利于福音迅速传播。第二,以色列是个弱小民族,亡国两千多年不被外族同化,复国后能以弱制强,挺立于世界强国之林,使人明显可以看出这不是以色列人自己的功劳,乃是神的作为。人在软弱时,方能彰显神的荣耀。这是《圣经》中反复教导的真理。以色列民族的历史不仅完全验证了《圣经》的预言,还清楚地告诉人们,拣选以色列的神才是人类和宇宙万物的真正主宰者。

现代一些自称为先知的人也会说一些可以被应验的预言。但这些预言都只是对个别人的短时间的预言,与《圣经》中关于整个国家、民族几百年、上千年的预言无法相提并论。这些现代先知的预言主要靠机遇、常识和含糊取胜。迪克森夫人(JeaneDixon)因预言美国总统甘乃迪遇刺而名声大震。其实,她说的几十个预言中只有几个应验,其准确性不到百分之十。应验的预言中有的模棱两可,有的纯是常识(如“美苏保持强权地位”等)。即使关于甘乃迪遇刺的预言也是如此。Parade杂志于1956年5月13日刊登她的预言说:“迪克森夫人认为1960年的大选将会被劳工支配,一位民主党人将获胜,他将于任内遇刺或死亡,虽然不一定在第一期任内发生。”后来甘乃迪当选总统并遇刺,这是预言中的部分。但其中也有错误之处。一是那年的大选并没有被劳工支配,二是这与她在1960年1月关于尼克森将赢得大选的预言相矛盾。贾斯罗和布普克(GeislerandBrookS)在《当代护教手册》中指出:“本世纪的十位美国总统中有三位在任期中去世,另有两位在任期近尾声时重病。”

《圣经》的预言的种类之多、时间跨度之大、应验之准确,远非人的能力和智慧所及。除上面谈到的例子外,旧约中有关耶稣的三百多个预言都一无差错的完全应验在耶稣一人身上(第三、四章还要论及),是无法用机率解释的。《圣经》的预言对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错百分之零点一都不行,否则不是神默示的。因为神不会出错,“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彼后一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