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福音网 首页 资讯 事工与培训 查看内容

彼得·魏格纳《财富大转移》第七章 国度财富的循环

2018-2-19 19:37| 发布者: 活水江河| 查看: 1620| 评论: 0

放大 缩小
简介:彼得·魏格纳《财富大转移》第七章 国度财富的循环当我们继续处理各种不同的财富大转移,必须不厌其烦地提醒我们自己,这最终的目的是要履行耶稣的大使命:「使万民作我的门徒。」(马太福音廿八章19节)我们正在为 ...
彼得·魏格纳《财富大转移》

第七章 国度财富的循环

当我们继续处理各种不同的财富大转移,必须不厌其烦地提醒我们自己,这最终的目的是要履行耶稣的大使命:「使万民作我的门徒。」(马太福音廿八章19节)我们正在为此祷告,也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社会转化。我们渴望看到耶稣教导我们祷告的答案:「愿祢的国降临;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马太福音六章10节)


在第一章,我提出了一个社会转化的策略模型:七座山的观念——七个文化的模式。为有助于我们更清楚地预见这个想法,我再介绍一下这个图:

如果具有国度观的一些人,起来占领七座山中每一座山的顶端,站在具有影响力的地位,那么我们所居住的特定文化,将会反映祝福、丰盛和神国度的价值。我再一次强调,我不是在提倡政教合一,让教会领导社会;而是让有国度观的信徒,在他们的职位上起来影响政府结构的各部门。

影响这个词非常重要,它引出一个合法性的问题——影响力是如何达到每一座山的?我们大部分的人,主要都位于宗教山,在那儿我们建立核心教会,同意透过属灵的事达到相当大的影响力。属灵的人影响不属灵的人,这导致「被按立的传道人」传统。按立的设定是将最属灵的信徒和其他人具体地分别出来,宗教山的领袖倾向于强调他们的「超级属灵」,用的词句大概是这样:「在祷告中,我为这件事感到苦恼」、「这个决定需要付上廿一天禁食祷告的代价」、「神直接对我说」、「神要我把这句话给你」、「我每天用两小时敬拜、祷告,浸泡在神的话语里」,或类似其它像这样的说法。这些不是轻浮的言语,而是发自内心的,那些如此言行的人,事实上是核心教会——宗教山——有影响力的人。

成功与影响力

我强调这点为要指出,和许多宗教山领袖的想法不同,属灵不被看为是主要影响任何其它六座山的关键。确实,一个显要人士若不属灵会拦阻国度观在职场上的影响力;然而,概括来说,并不是属灵本身产生影响力。若不是因属灵的缘故,是什么在其它的六座山产生影响力呢?要回答这个关键问题,可以用两个字来回答:成功!在职场上,那些最具影响力的人也必然是成功者。很明显地,有很多成功且在社会上有影响力的人,并不是有国度观的人,面对这种情况,我们需要向前推进,尽可能地去改变它。然而,要尝试改变职场的文化,以至于有一天它可能变得属灵,这是需要耕耘的。

这与财富有什么关系呢?

当有人描述某人是个「成功的生意人」,这隐含了什么?通常意味着他(她)的生意赚了大笔的钱,一般来说,所讨论的这个人是富有的。我察觉到这点困扰了很多宗教山的领袖。

之前介绍过的社会学家罗拉·奈希和史考特·麦克李南证实了我所说的。在他们的书中,有以下的记载:

有关于金钱的评论通常导致文化的评论,强烈地影响人们的价值观。事实上,神职人员用这个词「文化」,代表一个速记的符号,他们觉得这是问题的根源:一个以金钱为中心的价值体系。他们告诉我们,文化,是一个物质的、超级商业化的所在,崇拜金钱胜于其它。

这种对金钱负面的看法,我认为是出于贫穷的灵,可能退化到像某人所注意到的研究报告:教会本身倾向于把生意人看成不在信心团体的范围。

这样说来,事实也是如此,在宗教山以外的六座山上最富影响力的人,往往是最成功的人,而最成功的人,也通常是最富有的人。为了帮助你澄清这个观念,我们来做一个简单的练习。写下五个你认为是今日最具影响力的人的名字。通常很可能,他们都是富有的人。甚至你从宗教山列出弃绝个人富裕的生活,如德蕾莎修女或教宗方济各,你会发现他们都是有影响力的人,因为,除了他们被公认的属灵程度,他们掌管巨额的机构财物。那是一定的,也许有例外,但我所强调的是那原则。

若我们想要神的国度来到,祂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需要鼓励有国度观的神的百姓,尽可能地富有和成功。而且,尽可能地具有影响力。这就是我们要热切地祷告财富大转移的原因。

为什么财富尚未被释放出来呢?在第三章我提出了这个问题,也列出七个可能迟延的原因,我觉得大致上已处理了前面的四个原因,但其它最后三个仍未处理分别是:1、启动职场使徒;2、发展基本设施来管理国度基金;3、建立合宜的行政制度来分配财物。我要在以下的篇幅,尽可能详细说明这三方面的问题。

启动职场使徒

让我们开始来启动职场的使徒(对于那些可能有今日「使徒」职务的人,就把他们看成「使徒性领袖」,让我们不要弄错这一点),为什么我用「启动」这个词?因为,如同之前所说的,我相信有职场教会,也就是「延伸教会」,是建立在非宗教山的六座山,这一种型态的教会,就像其它型态的教会一样,是由使徒和先知带领而建立的(参考以弗所书二章20节)。但是每一座山有它特定的文化,所以每一座山都要由当中的使徒来启动——他知道如何作使徒性事奉,且根据那座山的特定文化规则,建立使徒性管理。如此,则每座山会开始进行转化——看见神赐福祂的国度兴盛富足,在地上如同在天上。


我要提醒你在第一章所看见的图,如同前面所述,请注意那唯一有动作性的一块,也就是左右有两个箭头的那一个,是「职场使徒」。

现在我要来说明为什么职场使徒是财富转移的重要关键。

国度财富循环的四个连结

当我们想到「财富转移」,简单的逻辑告诉我们,财富必须从某一处转移到另一处。一个有效分析和描述财富转移的程序是,画一个有四个互相连结的锁链:供应者,管理者,分配者,及领域执行者。财富是如何从供应者转移至领域执行者的?

四个连结


可以推理出,那些符合链结中前面两种类别(供应者和管理者)的人,会是那些倾向于符合「职场使徒」描述的人。最后的两个链结(分配者和领域执行者)大部分是来自宗教山的人,例如使徒性中心、宣教团体,也许是核心教会的领域。为了促使最佳的财富转移发生,四个类别都必须被启动。延伸教会的使徒和核心教会的使徒,彼此需要,没有任何一个群组可以独立运作。

你可以看见在彼此连接的链结有互相交叠的部分。这是故意的,因为在真实生活中,有些人会偶尔履行一个以上的功能,那些连结彼此之间是不可分离的。事实上,也有可能一个人承担所有四者的角色,虽然这样的现象并不常见。一个供应者可能也是管理者,而有些例子,供应者本身又是分配者,有些分配者也可能是领域执行者,视情况需要。这样的连结可以看成是一个方针,并非是个严格的律法规章。

综上所述,现在让我们分别来看每一个连结。

供应者

供应者是那些神把大量的财富托付给他们,为了扩展祂在地上的国度的人。如果他们是财富转移循环的一部分,他们就会如慈善家一般,而神允许他们有超额财物的一个原因是,祂相信他们对这些财物负责。在某些情况下,供应者也许是非基督徒,如同出埃及记时的埃及人,耶路撒冷重建时的塞鲁士王和亚达薛西一世;但有一个原则,他们都是倾向于对神委身的仆人。有国度观的供应者,适度地活出申命记八章18节所说:「你要记念耶和华——你的神,因为得货财的力量是祂给你的。」供应者并不会受制于贫穷的灵,他们知道如何服事神,而不是服事玛门,为了扩展神国度的缘故,他们累积大量的财富。

供应者对于财富有完全的掌控权,他们通常发现可以选择好几种释放财物的方式。我尝试列出四种大致的类别,有些供应者会信守其中一种方式,而有些会使用不只一种方式。

*资助喜爱的项目:大部分的供应者都会与分配者、或甚至是领域执行者建立起个人关系,他们有一些人持续地委身于供应特定的服事团队。同时,他们也是某服事团队董事会的成员,因此,感觉在财物上要带动一个服事团队有首要的责任。它发展出一个有趣的模式,就是一个企业家要开始一桩新的生意之前,百分之百的委身,未来的获利归于一个特定喜爱的事工。有些供应者展现出对一个以上喜爱事工的忠诚度,而他们爱的奉献会大量的固定支持这些事工。资助喜爱事工的方式有利有弊,我稍后会讨论。

*响应捐赠呼吁:有些供应者捐赠金钱的方式是,有人邮寄讯息给他们、口头宣传、网络或透过个人接触,他们有所感动而捐赠。也许是一次性的奉献给特定的事奉团队,或是当捐献的请求到来时,作一个定期性的奉献。当有需要时,他们也许帮助一些方案去募款,但自己并不委身于持续的捐赠。在所提到的这些选项类别中,这是最短期的方法。

*建立分配机制:有些供应者渴望个人参与在某种程度的资源分配,为了达成这样的机制,一种常见的方法是建立基金会。供应者通常雇用一个或多个分配者来运作这个基金会,根据供应者的指引供应。比尔盖兹和比尔与梅琳达·盖兹基金会就是一个著名的例子。事实上,在2008年,盖兹放弃在微软全职总裁的工作,为了投注心力在他自己的慈善基金会。套用财富转化四个连结的用语,盖兹从供应者转移到分配者的位置。

*外包分配:有些慈善家想要以一种更广泛且有系统的方式提供资源,但他们不太想监控资金的分配,只要确定自己的资金直接到他们个人所支持的地方。最备受瞩目的例子就是华伦·巴菲特在2006年奉献近430亿美元的资产给比尔与梅琳达·盖兹基金会。根据报导,巴菲特宣称:「若我要增加我的金钱,我要找一个比我更会交易的;若我要花用我的金钱,我要找一个比我更知道如何去给的人。」关于这四个连结,巴菲特在这个例子中,选择维持供应者的角色,将资源外包给盖兹作为分配者。

管理者

财富转移的第二个连结是管理者,我要说,不只一次,我相信管理者常是在连结上被遗忘的一个连结。我们已经有供应者、分配者和领域执行者,尽管我们不愿意这样想,但管理者呢?相对来说几乎很少!然而他们是重要的,因为在将资源传递到下个连结之前他们倍增供应者的财富。

我强烈的怀疑,神迟延释放财富大转移的原因之一,是因为还没有足够的、有国度观的管理者在其岗位上。为什么神要释放财富在多半时候可能会浪费掉的一个黑洞坑中?是的,财富更该使用在好的目的上,但一旦使用,就没了。很少有分配者或领域执行者(通常是核心教会的领袖)会具备生意的技巧,从供应者接收资金,能够好好处理,不会很快耗尽的。管理者居于供应者与分配者之间,所以国度的财富得以维持,成为持续供应的管道,扩展神的国度。

让我提供一个具体的例子,不久以前,我的朋友丹·卡列斯,一位成功的科罗拉多泉市房地产开发商告诉我,他是逐家布道会董事会的顾问,他曾向主席狄克·伊士特曼抛出一个假设性的问题,他说:「狄克,你愿意我给你一次性的100万美元奉献?或是每年25万?」迪克当然回答,他两者都要,可惜那不是选项之一。迪克会利用那100万元,因为他是我所认识最合格的分配者,他与很多有果效的领域执行者有直接联系。但更有智慧的选择是每年25万,因为四年就会有100万元,再另外一个四年,就达200万元了。

丹·卡列斯的想法是在管理者的职位上运作,而不是直接捐赠那100万元,他会以每家归主的名义,以那笔钱投资,每一年得到25%的收益。

这是我们要加强的一个连结,关于管理国度资金,我还有更多要说的,我们待下一章再继续说明。

领域执行者

你也许注意到了,我跳过一个连结,在分配者之前先来谈领域执行者。因为若我们首先清楚领域执行者的身份,就会更容易了解分配者的角色。

我们的领域执行者大部分都已在其岗位上,他们当中很大的比例是成千上万的全职宣教士,目前在其岗位上或被按立要差遣到全世界去。领域执行者知道如何医病、赶鬼、拯救灵魂、造就信徒、倍增教会、喂养饥饿的人、照顾孤儿寡妇和转化社会。

例如我在非洲的一位使徒朋友,目前每天开拓5到10间教会;另外一位,是受我按立到印度的使徒,去年监督了拓植的3,500间教会。没人需要教导这些领域执行者,如何使用金钱来广传福音,他们已发展出高度的专业,加上无挑剔的个人信用。然而,这些领域执行者和其他执行者一样,都在一个最高限度下运作,这个最高限度对他们所能做的施加了限制。大多时候,这个最高限度在本质上就是指财力。如果他们有更多的金钱,就能更有效地扩展神的国度。

这金钱是由哪里来的?领域执行者用来扩展神国度的金钱是由分配者而来的,因此,让我们更清楚地来看一下国度财富中的第三个连结:分配者。

分配者

分配者就是那些被呼召和装备去监管领域执行者的人,供应他们资源、监督他们如何使用所收到的资源。全世界基督的肢体中,有各种不同类型的分配者,以不同的方式来执行他们的活动。在我之前所接触过的部分教会,分配者通常履行使徒的角色,不论他们自己是否宣称有使徒的头衔;不管其头衔是什么,很多有使徒恩赐的人都是分配者。

我作了一些分配者角色的研究和分析,发现若把财富转移中的第三连结分为两种类型会很有帮助——窄带分配者和宽带分配者,让我一一说明:

*窄带分配者:通常专注于神所量给他们的某种任务,他们尊重整个基督的肢体,渴慕与其他的使徒们连结,但这些是次要的,他们把心思和体力主要用在自己的服事上。和他们的对话很可能始于大的主题或理论性的概念,但几乎无可避免地,所讨论的主题,常会变成他们和相关领域执行者为完成神的国度所进行的事迹。

很多窄带分配者,都是我们时常泛称为「福音机构事工」的领袖,不论他们是宣教组织或是基于某种运作方式的事奉团体。我之前提到的狄克·伊士特曼,他引导逐家布道会雇用外籍人士,传播基督徒文字事工给他们那一地区的每个家庭,且用这种接触的方式去形成「基督群组」或「家庭教会」。多年以来,西雅图的珍·侯雅带领了同际发光团契,主要鼓励,强化基督徒妇女,帮助她们完成神在她们身上卓越的命定,国际发光团契的会所目前在全世扩及170个国家。奥克拉荷马州的约翰·班尼福尔兴起了热爱领土使徒祷告网,在全美50州和其它50个以上的国家都有专员,他们启动了成千上万的代祷者,以祷告连合在一起、作策略性层次的属灵争战,为扩展神的国度开启大门。

我已简单扼要地介绍我那三位使徒朋友,他们都是窄带分配者,为了要发问这个问题:当伊士特曼、侯雅,或班尼福尔拥有财物资金时,他(她)们会如何处理?他们不是开始祷告,想着他们的财物是不是应该奉献到威克里夫圣经翻译中心或世界展望会,还是奉献给航空宣教团契,他们知道资金该往哪里去,他们送去帮助兴起神已委托他们监管的领域执行者的事工。另外一种窄带分配者是一种纵向联合式的使徒——他们领导的是使徒性的网络,这令我想起祈安,他的丰收国际事工在50个国家中,包含了25,000个教会。也想起艾德·史福索兴起的国际转化网络,将好几千位有国度观的职场领袖集合一起,转化他们所在的社会领域,所以神的旨意可以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如果祈安收到资金,他大概不会给史福索,如果史福索收到资金,他大概也不会给祈安,他们两个人都是窄带分配者,做他们该做的事。

*宽带分配者:我对这种型态的分配者充满热爱,因为我觉得神给我的其中一个服事就是宽带分配者。不像窄带分配者所做的要监督领域执行者,我与很多的使徒们齐集服事,他们大部分都是窄带分配者。我监督一个彼此关系亲近,有着25个使徒的团体,我对他们提供主要的使徒性齐集——也就是老鹰异象使徒团队(EVAT),我也是国际使徒性领袖联盟(ICAL)的主席,连结全世界好几百名的使徒,这些是我使徒性的领域。我把自己的任务看成是建立财务分配的基本设施,以将国度财富引导至与我同工的窄带分配者,而他们会将资金转移给领域执行者,且负责供应他们使用。

在老鹰异象使徒团队的同工协助下,2005年我开始发展一种基本设施提供给宽带分配者,因而成立了「汉密尔顿集团」。正如我的职业生涯所遵循的其它途径一样,为汉密尔顿集团栽种下那样的思想是从预言而来的。长久以来,我一直都相信阿摩司书三章7节所说:「主耶和华若不将奥秘指示祂的仆人——众先知,就一无所行。」这句话语是2004年底,我在纽泽西州的汤姆斯河带领的一场先知特会中神所给我的。翟辛蒂开始预言我应该在纽约市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墓园采取预言式的行动,她说这会帮助打开那道属灵上是一个为财富的分配、神所托付给我的一个新事工的门。

辛蒂知道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是我的曾祖父,四代以前,在我母亲家族那一边,神告诉她,汉密尔顿(美国第一位财政部长)与我未来要扮演的财富大转移的角色,将会有一个重要的属灵连结。恰克·皮尔斯也在那场特会中,他站出来印证翟辛蒂的预言是正确的。

我认真地看待这件事,也得到纽约州我们祷告网络的专员乔和凡尼·爱斯肯的帮助,从几个州召集了35人团队的代祷者,聚集在座落于纽约华尔街尽头三一圣公会园区的汉密尔顿墓旁,翟辛蒂和恰克·皮尔斯与我们在一起,同行的还有南夏安人杰伊·史瓦洛,他遵守协议经过原先据守在那地区的本地原住民的同意,在这先知预言的行动中代表他们。

在我们抵达那里之前,我们接收到另一个预言,就是必须到乔治亚州的哲基尔岛,也是1913年美国联邦储备系统的诞生之地,所以纽约的行程结束之后,我们就前往哲基尔岛作策略性层次的代祷事工,当时是2005年7月。

我们之间的共识,就是我们都置身于前所未见的强烈攻击中,那是仇敌为了要阻止财富大转移而立的坚固营垒。神用全能的方式向我们显现,且带领我们走上新的信心层级,我们感觉到在灵界有一个激进的转换。还有更多其它事情,若没有那些预言的行动,我和其他几位伙伴绝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任务。用我们的术语来说,我觉得神差遣我做的是宽带分配者的服事。

汉密尔顿集团

这个故事说明了为什么我们这个宽带分配者的组织「汉密尔顿集团」,会使用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名字来命名。为了预备自己能尊荣祖先的产业,我买了几本汉密尔顿的自传,且广泛地阅读。我很高兴地发现我们两个人都是在十几岁时重生得救,且都渴望生命被神使用,此外,汉密尔顿是美国少数开国始祖中不是共济会的会员,这点使我备感安慰。

当我读得更多,也能够撷取出汉密尔顿的四个特征,看起来与神在我生命中的呼召是相吻合的:

1、汉密尔顿是一个变革代理商。他持续有一些新的思想,将别人从舒适圈里拉出来,通常使得人们严厉地批评他,但这些都产生了正面的结果。罗恩·切尔诺写着:「汉密尔顿几乎已在他所资助的每一个主要方案中得胜了——不论是银行,例如资助公共债务,纳税系统、海关,或是海岸防卫队——尽管饱受多年的抱怨和苦毒。」

2、汉密尔顿透过他的写作影响他人。他的写作比他的演说要来得好,使他成为开国元勋中作品最多产的。乔治·华盛顿大部分的演讲稿和个人书信都是他执笔的。他的主要贡献是《联邦党人文集》,历史学家乔安·弗里曼曾说:「《联邦论》可说是美国政治科学的最重要著作。」我可以找到与汉密尔顿的共同之处,因我也一样,我的写作比我的演讲影响了更多的人。

3、汉密尔顿帮助建立政府。历史学家称华盛顿是美国的「国父」,杰佛逊是「独立宣言之父」,麦迪逊是「宪法之父」,汉密尔顿是「美国政府之父」。1993年开始,我其中的一个呼召就是建立(或是重新建立)合乎圣经的教会治理方式。神使我能够用「新使徒性改革」这个术语,以及我的一些书,如《教会大地震》(中文版由飞鹰出版社出版)和《今日使徒》,在帮助这事得以成真。

4、汉密尔顿被兴起来设计处理财务的架构。他是首位财政部长,他的肖像也印在10美元的钞票上,罗恩·切尔诺称他是个「使徒」:「他对于美国明日的经济有独到眼光,提出了许多诱人的愿景,有些尚未能落实,但最后终将奏效。」我是否吻合汉密尔顿这第四个特征还有待时间证明,但我尝试着要效法他的榜样,当我创立汉密尔顿集团以及写这本书的时候。

我是汉密尔顿集团的创始主席,我也希望董事会能够网罗老鹰异象使徒团队的伙伴。董事会很快就变得太过庞大,所以我将董事会人数减少至一个比较好经营的团队,之后在2010年,汉密尔顿集团成为我九个事工团队中的一个,在我80岁时,我将它交给我的属灵儿子和女儿们管理,我为汉密尔顿集团选择的女儿是吉儿.欧布莱恩,德州休斯敦的国度连结团队。汉密尔顿集团是一个非营利的财团法人机构,吉儿是总裁,而我本身担任副总裁,彼此合作无间,我们被定位在国度财富宽带分配者的代理人位置。

寻求者和服事者

我相信察觉分配的基本设施——不论是基金会(最常见的就是慈善基金会)或是使徒协会(比较不被规章条例所限制)——会是准确的,通常会选择其中一种模式运作,当然也许有人两者都选。以下是我对他们的描述:

*寻求者的模式:很多慈善捐献机构会去寻找基金,设立捐赠基金的方案。在他们的机构内,他们通常会设立一个筹款单位,有目的试着去寻找有意愿支持代理人所选择方案的供应者。他们也会有一个单位来寻找符合他们宣教理念的方案,以吸引供应者圈。他们也有员工来处理授权请求、执行尽职调査,和优先资助请求。当然,有些供应者会有自己喜爱资助的方案,他们也认为分配者会负责任的全权处理。我很抱歉地说,有些分配者并未严格执行这些资金运用的后续工作,包括衡量其产生的效果。我说的是「有些」,因为令人欣慰的,其他多数的分配者确实有做到必要的监督工作。

*服事者的模式:服事者本身并没有筹款单位,因为他们存在的目的是服事已存在的供应者,他们也不用去寻找需要资助的方案。分配者是为使徒们而存在,通常都是拥有一个异象或更多方案需要寻求资助的。汉密尔顿集团把自己定位在服事者,不是寻求者,汉密尔顿集团的座右铭是「为使徒分配的策略性慈善事工」,我会在第八章作更详细的说明。在服事者的模式下,汉密尔顿集团服事供应者,他们委任我们分配新资金。我们也服事使徒,为他们的方案提供其在等候的资金。一个重大的附加福利在于这样的接触方式,汉密尔顿集国就不用监控和审计那些方案,使徒必须做这些事并且报告其结果。

以上这四个连结代表国度财富的循环:供应者、管理者、分配者和领域执行者,四者都重要。在本章我特别强调第三个连结——分配者,下一章,我想要更进一步来看看第二连结一管理者。

彼得·魏格纳《财富大转移》第一章 社会转化:宏观大局http://www.chuanfuyin.com/portal.php?mod=view&aid=3880
彼得·魏格纳《财富大转移》第二章 以神的经济制度来开创国度企业:马尼·尔凡的见证http://www.chuanfuyin.com/portal.php?mod=view&aid=3881
彼得·魏格纳《财富大转移》第三章 财富的转移来了http://www.chuanfuyin.com/portal.php?mod=view&aid=3882
彼得·魏格纳《财富大转移》第四章 去除贫穷的灵http://www.chuanfuyin.com/portal.php?mod=view&aid=3883
彼得·魏格纳《财富大转移》第五章 财物管家的比喻http://www.chuanfuyin.com/portal.php?mod=view&aid=3884
彼得·魏格纳《财富大转移》第六章 什么时候金钱变成「污秽的财物」?http://www.chuanfuyin.com/portal.php?mod=view&aid=3885
彼得·魏格纳《财富大转移》第七章 国度财富的循环http://www.chuanfuyin.com/portal.php?mod=view&aid=3886
彼得·魏格纳《财富大转移》第八章 从捐赠者融资到收益者融资http://www.chuanfuyin.com/portal.php?mod=view&aid=3887
彼得·魏格纳《财富大转移》第九章 国度慈善工作http://www.chuanfuyin.com/portal.php?mod=view&aid=3888
彼得·魏格纳《财富大转移》第十章 乐意给予的根本http://www.chuanfuyin.com/portal.php?mod=view&aid=3889
彼得·魏格纳《财富大转移》附 录:如何建立团队收益基金http://www.chuanfuyin.com/portal.php?mod=view&aid=3890


最新评论

推荐阅读

奉献支持|客户端|手机版|网站导航|微信群|( 闽ICP备11004608号 ) 安全检测

GMT+8, 2018-12-15 21:57 , Processed in 0.139654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 2015-2016 传福音网-归耶和华为圣!

返回顶部